冰與舞

YOI維勇文章存檔區
勇利右邊固定,感謝認知

[維勇]與命運相繫之日

※ 取材《Stay Close to me》*中譯:不要離開,伴我身旁

※ Victor x 勇利

※ 勇利小天使生日快樂 *沒趕上生日

※ 主Victor視角,故事帶一些私設的動畫開始前的故事。

※ 清水,但絕對是維勇(比哈特)

————


自動關火的熱水壺在小小吵鬧了一陣子後自動斷了電,燒熱水的主人跟他的狗狗還懶洋洋的趴在一人型的沙發床上,地板上還散落著雜誌,大版頭全是自己一整年度的金牌獎的總整理,不過Victor正聚精會神的聽著自己最喜歡的劇團的演唱。


「馬卡欽,最棒的演唱了,是不是?」


嗚耶著的馬卡欽並不會懂Victor為了什麼如此雀躍,但依然能夠對情緒高漲的Victor回饋的汪汪的兩聲,然後Victor抱著馬卡欽在沙發上左右滾了滾,就像是個大孩子般的反應。然後他就像是突然冷靜下來般,坐起了身子,馬卡欽就著動作下了床,Victor跟在自家愛犬的後頭,將放在櫃子上的乾糧瓶子拿起來看了看,然後換了另一款轉開後倒入了馬卡欽專用的食具中,揉揉兩下那吃的不亦樂乎的馬卡欽。


「馬卡欽,等等帶你出去散步。」


Victor走到與客廳連結的系統式廚房,將馬克杯拿了出來,將熱水壺裡的水倒了點出來,然後從一旁的淨水壺倒了點涼水,混成了溫水之後,喝了半杯,剩下的就直接往水槽裡沖掉,Victor有大概三個月的休息時間,中間也許會有些表演的邀約,但也不是太耗神的事。


──對Victor來說,現在首要的事,就是決定來年賽季的曲目跟編舞。


對於他這個年紀的滑冰選手,基本上都選擇退役進入商演的職業生涯,競賽並不是滑冰選手的全部,這個Victor也是知道的。從冰箱裡抽出了一根蔬菜條作為點心在嘴裡咀嚼著,Victor看了一眼手機裡的訊息,嗯,他還沒有回覆倒底明年出不出賽的問題。


「走吧,馬卡欽,我們出去繞一圈。」按掉了手機的電源鍵,Victor呼喚著那邊剛吃飽趴在地毯上休息的馬卡欽。


將衣架上的連帽外套穿了起來,隨手抽了點零錢與鑰匙一起放在口袋裡,手機被棄置在沙發上,Victor帶著馬卡欽就這麼出去漫跑健身了。

跟其他的選手沒有不同。Victor做為一個俄羅斯現代傳奇,其實並沒有這麼神奇,他的生活很規律,專注在滑冰的訓練跟調配飲食,他知道自己有著不錯的外貌,於是他額外的花了許多的時間去保持這個姿態,與自己的編舞跟編曲合拍。十七歲之後,身體完全成長了起來,不能保持的部分就讓它改變,順其自然的,讓它變得比人們想像更完美、更驚奇的狀態,這一切看起來好像漫不經心,但它其實非常的自然。


「呼、呼呼──」


剪去了長髮,增肥了體重,並且基於現在的姿容進行更適合自己的狀態。Victor並不自戀,但是也並不想失去這層優勢,因為美麗的東西必然是美麗的,專注使自己的狀態更符合自己的滑冰,這是個挑戰,他躍躍欲試,而他也成功地達成了。


這就是成功。

這也是優勢,Victor專注一切可以使自己滑冰更臻完美的事物。

這就是傳奇的真正面貌。其實也就是這麼微不足道,毫不起眼的不斷重複的日子,天賦跟才能只是入門,剩下的一切若不付出相應的努力,也是達不到的。


當然,首先還是要有門票。

這是最基本的,然後才是努力。


『Vicia、你還要練習嗎?』

『太棒了。』

『Victor,你是天才。』

『奇跡般的技術。』


一個勁的專注在冰上的世界,是最沈醉而單純的世界。就算曾經有什麼樣的惡毒的評論跟分析,那也無所謂,在一面面的金牌將他們嘴砸爛之後,不管自己是什麼樣的外貌或是堅持什麼樣的滑冰,都會進而讓他們臣服。


──再惡毒的言語也沒有任何用處,畢竟他們沒有金牌。


Victor並不覺得自己缺乏熱情,不管是必要的聯繫還是身體上的契合度,但還是被親密的人說:太過理性。與冰上被評價華麗而奔放的自己不同,私底下的私生活總是被嫌棄太過理性而冷漠──簡直難以置信吧。


『——我覺得你不愛我呢,跟滑冰比起來。』

『你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呢。』

『你的第一位並不是與我組建的未來。』

『抱歉。』


被捨棄的自己跟馬卡欽相遇是不是也差不多在那個時候?Victor自己其實也記不太起來了,慢跑到橋上的時候,正午的陽光稍微驅散了點寒意,Vctor放慢了步伐,調整呼吸的走著。



————


「好了,到家囉,馬卡欽不准上沙發喔。」


先讓馬卡欽進門的Victor把門鎖上,然後從櫃子裡拿出了乾淨的毛巾跟清理噴劑,就地坐在地毯上給乖乖待在位子上等著的馬卡欽擦腳、整理毛,幾乎是極為細膩的用微濕的毛巾一點一點的處理,然後才讓馬卡欽上沙發,自己把地板清理了一番,一邊移動著吸塵器,Victor一邊檢閱著被隔置的手機上的訊息。


「嗯?」


Victor翻動著傳來的訊息,略過了雅科夫的追問,反正如果真的有這麼緊張的話,估計雅科夫自己就會殺來公寓下面了。關掉了吸塵器之後,Victor靠著馬卡欽倒在了沙發上,跳過了上頭紛飛的預測自己今年就會宣布退役的新聞跟推論──對這些推論Victor倒是毫不在意。

馬卡欽換了個姿勢改趴在Victor的腿上,嗚嗚的舔了舔Victor的臉頰,換來了一陣搓揉,就像是打鬧更像是種安撫。



————


『你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呢。』


Victor在冰場上滑著基礎訓練,一圈又一圈的幾何圖案,加速、迴轉、跳躍,一個一個的完成所有預定動作,然後他滑到了場邊喝了口水,腦子裡迴響起了一首他一直很喜歡的曲子。他想著,不如就用這首曲子試試吧。


『該說是古板、或是意外的純情呢?』

『有一點失望呢。』


即便那是一首非常純潔而煽情的歌。

一首完全不適合自己外貌與現狀的曲子。


『以為你應該會再──』


──你也被遺棄了嗎?

Victor滑出了一個大幅度的轉身,帳然的伸出了手,然而他很清楚,那裡沒有任何東西,但他的每一個探身、旋轉都帶著一種嘆息般的美麗,他的索求永遠不會有人明白,即便如此,他也不會有任何不滿的東西。


「Vicia,你決定好了嗎?」

「是啊,雅科夫,決定好了呢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「不阻止我嗎?」

「我的建議你聽過嗎?」

「啊,這個,好像沒有的樣子。」


一圈又一圈的探出手,但沒有人在那裡,因為他的眼前已經沒有任何能讓他內心震盪的事物,即使再美的東西都已經失去了顏色──因為得到跟失去是一樣的意思。


──這個荒謬的故事,將會隨著星星消失於夜空中


不會有任何的不滿,因為所有的東西都在手裡,為什麼內心深處還是有點空蕩蕩的呢?嘛,這種感覺應該只是因為無聊了吧,感覺連自己跳出來的舞到底美不美都沒有更深一層的感覺了,只能靠著外界的驚嘆聲維持自己的情緒。


──若我能在希望中看到你


……什麼的,嘛,早就放棄了。

Victor跳出了編舞裡的第四個四周跳,完美的展示著自己的作品,華麗而煽情的、美麗而脆弱的演技,勾勒出一個心傷的、比任何人都美好而帥氣的完美男子,在尋求珍愛之人的狀態。



————


感受到他人炙熱的視線這也不是第一次了,回與不回其實都是一樣的……因為無法討好每一個人。這一次Victor拿下了第五面金牌,接下來要準備新賽季的編舞,然後還有Yuri的成人賽編曲──但果然無法是而不見。嗯,Victor勾起了笑,轉過頭面向了那過於執拗的視線,對於眼前的青年他沒有一點記憶,但看起來應該是選手之一。


「紀念照片嗎?可以唷。」

「……!」


但與預想的反應不同,那個青年像是難以承受般的轉過了身,接著在他人的呼喊中快步離去。Victor無法理解這個反應,雖然現在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理解,光是考慮自己的事就已經沒有更多的想法了呢。



————


──若我能在希望中看到你,永恆就會誕生


Victor的眼睛一瞬間震盪了一下,說真的一開始看的時候,還想著這什麼東西,但是、但是──他喉頭因為吞嚥而震動了一下,就像是一顆微小的石頭掉落在平靜的湖水之中。


──待在我身邊


「──唔、」


這個人是誰?


──不要走


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會有人比自己更理解這首曲子,也不會有人比自己更了解這編舞的魅力,但是、眼前的青年,青澀的就像是處子般的讓人受不了,這笨拙的舞動,充滿了尷尬、慘不忍睹……溢滿了看不下去的純情,就像是第一喜歡上了一樣東西般的,令人害怕。


「……Who are you?」



Fin.


评论(13)
热度(51)
©冰與舞
Powered by LOFTER